所在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萃

御史中丞常夷甫

来源:阜南县纪检监察网站     作者: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12-31 09:19 分享

处士常秩,欧阳修知颍州时,在焦陂的又一饱学弟子,字夷甫(1019-1077)。《颍州府志》注:“汝阴常庄人”(即古焦陂城附近常庄人)。北宋学者,以经术著称,早年参加科举失败,隐居焦陂,研究《左传》、《公羊》、《谷梁》三传及先秦诸子经文,学识渊博,为人忠诚。

《常氏家传》介绍:公元1019年,常秩出生在焦陂镇清河与润水河交汇处常庄的一个耕读世家,这里曾出土过夏朝的铜鼎和三千年前的青铜器龙虎尊,人文历史积淀十分厚重。常秩的父祖以教书种田为业,生活较为富裕。常秩小时聪明绝顶,读书识字过目不忘,一览成诵,二十岁时已读完了《四书五经》、《春秋》、《左传》等,尤其重点研究了《左传》、〈公羊》、《谷梁》及先秦诸子经文学说,名扬四方。皇祐元年即公元1049年,一代文豪欧阳修公出任颍州知州时,从学生焦千之、徐无党、刘敞、王回等口中知道有个叫常秩的才子,于是经常邀来谈论学问。发现常秩确实才高八斗,满腹经论,深通治国之道。后来欧阳修、吕公著多次向朝廷举荐,可是常秩不为所动不愿做官,只乐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耕读,隐居乡里,因此被焦陂人称为常处士。处,古汉语中有“隐退”之意。处士,指有德才有学问的隐居之人。古《荀子非十二子》:“古之所谓处者,德盛者也。”意思是称处士的人是德才兼备人物。

由于有欧阳修的推荐和抬举,常秩渐知名于世。《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二二附注:“常秩,颍州人。皇佐中,欧阳修为州,刘敞、王回在郡,日与之游,闻常秩居里巷,有节行,间与之宴集,由此知名。”

欧阳修为国举贤,爱才爱国,又多次向朝廷举荐,常秩都屡召不起,名声更加彰著。《宋史》本传记载:“嘉祐中,赐为颍州教授,除国子监讲,又以为太理评事;治平中(1064),授忠武军节度推官,知长葛县,皆不授。”《宋史》清楚的告诉我们,无论是教授、直讲、评事等高学位的虚职,还是推官、县令等实职,常秩都不为所动,坚辞未受。

欧阳修为常秩的坚辞不出非常惋惜,到嘉祐三年,五十二岁的欧阳修时任右谏议大夫,充翰林学士、龙图阁学士权知开封,每日处理浩繁政务,忙忙碌碌,时已年过半百,感到每日均非常劳累,反觉得常秩隐居不出是对的,因而羡慕常秩自由自在的田园耕读生活。这年岁暮,劳累一天的欧阳公忽然由感而发,自赋《岁暮书事》诗一首:“东州负海圻,风物老依依。岁熟鸦声落,天寒雁过稀。跨鞍惊髀骨,数带减腰围。却羡常夫子,终年独掩扉。以抒发自己羡慕常秩不如辞官为民的退隐心情。

英宗治平元年,再次征召,常秩仍以身体有病为由,坚辞不出,这时在朝廷任宰辅的58岁的欧阳修公,十数年每日闻鸡鸣早起,五更早朝,列班奏事。劳累过度,心力交瘁又听说常秩继续屡召不起,触景生情,由感而发,写下《早朝感事》七言律诗一首曰:“疏星牢落晓光微,残月苍龙阙角西,玉勒争门随仗入,牙牌当殿报班齐。羽仪虽接鸳并鹭,野性终存鹿与麋。笑杀汝阴常处士,十年骑马听朝鸡。”后来欧阳修公把这首诗让儿子带给了常秩,表达了对常秩田原生活的羡慕之情,叙述在朝廷做官的辛苦。

欧阳修虽羡慕常秩的生活有道,但出于对国家和皇朝负责的精神,与吕公著、王安石等宰辅们再次极力举荐常秩,并敦促常秩出山,为国家效力。欧阳修在给皇帝的表章说:“秩为学不倦,尤雅《春秋》,经明行修,可助教化。宜召至阙下,试观其能。苟有可采,特降一官。”吕公著王安石也上表章为常秩再奏,而秩累召不至。

英宗治平四年新春,欧阳修在亳州任上,赋《新春有感寄常夷甫》诗:“余生本羁孤,自少己非壮。今而老且病,何用苦惆怅。谈蒙三圣知,贪得过其量。恩私未知报,心老已凋表。轩裳德不称,徒取自讥滂。岂若常夫子,一瓢安陋巷。身虽草莽间,名在朝廷上。惟余服德义,久已慕恬旷。坐擎颜鬃日摧颓,及取新春归去来。共载一舟浮野水,焦陂四面百花开。此诗一是说明欧阳公离开颍州已十七年,年已六十一岁,老且多病,再次提到常夫子,常秩虽身居焦陂的街市陋巷,确明扬朝野,且年富力强,还是应该为国家效力。二是提到焦陂的湖河陂塘四面百花盛开,进一步说明焦陂在宋代直属颍州所辖,所以具体的说常秩是焦陂城内人。

不久,欧阳修公的儿子欧阳发来亳州看望年事已高且身体多病的父亲,返颍时,欧阳修又让儿子带去《寄常处士》一诗曰:“齿牙零落鬃毛疏,颍水多年已结庐。解绥便为闻处士,新花莫笑病尚书。青衫仕至千钟禄,白首归来双鹿车。况有东邻隐君子,轻蓑短笠伴春锄。”进一步表达欧阳修公一个白发老翁,不愿再为官,他在颍州已结庐建房,归隐后也不寂寞,有东邻(东方焦陂)的隐士可以相伴,又一次想到隐士常秩。

神宗即位,《常秩传》注:“使往聘,辞。神宗熙宁三年,诏郡以礼敦遣,毋听秩辞。明年,始诣阙(朝见皇帝),帝曰:先朝累命(屡次征诏),何为不起?常秩对曰:先帝谅解臣之愚昧,故得安闾巷。今陛下严诏趣迫,是以不敢不来,非有所决择去就也。帝悦,徐问之:今何道免民于冻馁?秩对曰:法制不立,庶民食侯食,服侯服,此今日大患也。(就是说当前社会趋向于奢侈糜费,有些普通民众都过着王侯一样的生活)此今日大患也。臣才不适用,愿得辞归。帝曰:既来安得不少留?异日不能用卿,乃当去耳。即拜右正言,直集贤院、管干国子监(为六品谏官和在集贤院即乾元殿写经史子集等书,又负责管理国立大学等职,实属重用)。俄兼直舍人院,迁天章阁侍讲,同修起居注,仍使供谏职。(皇上特开天章阁,召对主要大臣赐坐听讲,赐封常秩为五品谏官和侍讲学士,为皇上和大臣讲课,并负责记录皇帝的言行和生活动止之事,辞官未准,改为太常少卿,正四品,负责掌管陵庙郡祀的礼乐仪制和管理太医、太卜礼乐祭告皇陵太庙等事项,常秩因坚决拥护王安石的新法,想辞去这些闲职。

《常秩传》记载:“神宗熙宁七年,进宝文阁待制兼侍读,命儿子常立校书崇文院。九年,病不能朝,提举中太一宫、判西京留司御史台。还颍。神宗熙宁十年卒,年五十九岁,赠右谏议大夫。”(负责管理收藏仁宗、英宗等先皇的御制文集、手书的宝文阁藏书楼,待制即学士四品),御史台是监察御史的台院,宋代御史台与谏院合一,常秩任命为御史中丞为副长官(三品),负责代表皇帝监督和处理京西各路州、府、县的各级官类是否遵守国家法律、制度,是否履行职责等,位高权重,可称得上是皇帝的重臣和耳目)。常秩忠于职守,严纪执法,带病履行职责,受到皇朝内外的一致好评。

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常秩在御史任上忽病重请假返颍,回焦陂常庄老家养病,二月后名扬环宇的处士常秩走完了他五十九岁的人生历程,病故于家内。《常氏家传》介绍葬于清河之东润水之阴的常庄附近。神宗因常秩耕于政务,生前又积极支持宋神宗和王安石的变法,顶压力不怕误解,属于思想解放忠于大宋的新派人物,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因而卒于任上,下诏赐赠常秩为谏议大夫(二品)。其子常立被任命为崇院校书,编辑馆员(八品)改为太平推官(七品),哲宗绍圣元年蔡卞荐立为秘书省正字(六品),诸王府说书侍讲、崇政殿说书,后改为谏官(五品)。常立得其父真传,学识渊博,后成为常秩学术思想的继承人。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