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萃

爱国将军周作雨

来源:阜南县纪检监察网站     作者: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12-31 09:23 分享

周作雨(1846——1888),《清史稿》介绍为颍州人,经考证为颍州府焦陂镇柳沟岸边周庄人,抗法名将,民族英雄。

周作雨出生于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其父周冠伦,以种田和在焦陂城内经商为业。《周氏家传》介绍:“周作雨自幼得遇焦陂铁佛寺的高僧法通和尚习学武艺,家内又请来名师教习文化。由于聪明勤奋,习文习武,孜孜以求,苦练软硬功夫,十二岁学成十八般武艺,弓马娴熟臂力过人,武艺高强。十三岁时(1859年),听说颍州府举行文武乡试,选拔文武秀才,周作雨不让家庭和师傅知道,私自跑到颍州,挤到教场里边要求报名比武,颍州知州和千总们看周作雨是个孩子,但身材长大,体格健壮,就同意了周作雨签名报考文科,但周作雨坚持报考武科。通过步科、骑科和箭术的三场比赛,周作雨全部过关合格,中第四名武秀才。

咸丰十年(1860年),周作雨随师傅法通去南京参加省试,按武举科考规定,得考五场,头场试箭距离一百米,步射九箭,纵马射九箭,周作雨步射九箭中红心;骑射九箭七中红心。射术合格;二场开弓,周作雨天生神力,连开三张二石硬弓合格;三场掇石和举石,石有200斤、250斤、300斤的。周双手搬起一个300斤的搬的离地三尺高,赢得全场喝彩,又单手举120斤的石头过顶合格;四场舞刀,刀有50斤、60斤、80斤、100斤、120斤五个不同重量的长刀,周作雨顺手操起一把重120斤重的大刀舞动如飞,刀法精熟掛动风声,再次过关;第五场笔试写刀论、枪论、箭论和用兵方略等。经过激烈的角逐,周作雨一路联捷过关斩将全部合格,而且名列前茅,高中武举。时年只十五岁。

同治二年(1863年),《周氏家传》介绍:“周作雨被颍州快马接送到北京,恭亲王奕沂向两宫太后和皇上推荐,任命17岁的周作雨为宫廷侍卫(七品)。由于周作雨身材长大,体格强健,年轻英俊,武功高强,陪同皇上习练武功和服侍皇上有功,很快被提拔为六品侍卫。一年后又提拔为五品带刀侍卫,赏穿皇马褂。1868年,22岁的周作雨已成为高大魁伟,相貌堂堂的侍卫,当年九月一天皇上和太后在大内举行一次侍卫的枪术、刀术、箭术、拳术等武功技能比赛,在上千个大内侍卫和太监中,周作雨获第四名的成绩,名列前茅,深受穆宗(同治)皇帝和西太后的喜欢赏识。比赛结束后的1869年,皇上又擢升周作雨为四品带刀领班护卫,随时带刀护驾,并再次赏穿黄马褂。

周作雨青年得志,二十余岁就步入金銮殿随朝护驾,深得皇上信赖。许多朝官均前往周府祝贺,在众多贺客中,周作雨认识了一位刚从南方回京述职的二品总兵兼提督的安徽同乡丁汝昌。

丁汝昌(1836-1895)安徽巢县人,早年参加太平军,当太平军大势已去的时候,被迫随队投湘军,不久又分派到淮军队里,参与对太平军和捻军作战,由于作战勇敢,武功高强,屡立战功,1868年丁被授总兵加提督衔(二品)赐协勇巴图鲁勇号(巴图鲁是清朝对最勇猛将军的称号)。丁汝昌比周作雨大十岁,俩人相见恨晚,遂结为望年之交,丁十分喜欢这个年青有为的同乡好友,经朋友说合,丁把自己文武双全的小妹丁桂兰嫁给了周作雨。《周氏家传》记载:丁桂兰与周作雨比武成亲,周以武功取胜,丁以箭法服周,两人结为伉俪,为周、丁两家传为世代佳话。娶亲时,太后皇上均派员前往周府赐银赐匾赐彩礼祝贺。

光绪六年即1880年,有起誓变法振兴中华的光绪皇帝,见作雨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才,且又有报国之志,于是奏请慈禧太后同意,把时任从三品衔的周作雨升迁为广东提督,正二品职,赏穿二品武官狮子补服,戴双眼花翎。广东提督虽只二品,却统率着广东全省陆海军十万余名,实属要职。周作雨知道这是皇上对自己的信任与重用,于是34岁的周作雨偕夫人丁桂兰双双披挂,于1880年三月二十日领旨后,即赴广东到任。

在提督任上,周作雨效法四十年前的林则徐和关天培,时刻以民族英雄为榜样,招募乡勇编练水师整军经武,主动捐款购置红夷大炮。整修扩建海防要塞炮台,整顿军纪,爱护百姓,搞好军民关系,还派人回颍州焦陂家乡招募约五千人的亲兵,由夫人桂兰与一位千总负责训练。

周作雨从严练兵,从海战和海陆的实战出发训练军队。经常对军人开展杀敌报国和抵抗外族侵略的爱国主义教育,周作雨与夫人丁桂兰经常全身披掛,深入广东全省各海防炮台,检查所有炮台兵营军队训练情况,激励士气,同时在广东沿海地区实行寓兵于民,农忙劳动,农闲训练民兵,兵民一体,全民皆兵。这是周作雨保家卫国的一大创举。广东海防自周提督到任后,到处都是习武练兵的阵地。周作雨夫人丁桂兰出身于将门家庭,小时  因家乡巢湖常驻太平军,丁桂兰见太平军整天习武练兵,自己也拿根长棍跟着比划,后在哥哥丁汝昌的教导下学成了十八般武艺,尤其是箭法高明,百发百中。这次随丈夫周作雨检查兵民操练,常亲自在训练场上为民兵们作骑射示范,受到广东沿海军民的一致拥护和爱戴。周作雨练兵备战的一系列举措,受到广东军民的竭诚拥护。

光绪十年(1884年)六月,法军在西起越南,东至广东、福建、台湾等地向中国大举侵略,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见广东沿海军民严阵以待,无懈可击,于是侵略者把舰队向北驶入福建的海军基地马尾军港,法军利用中国皇上战和犹豫之机,突然用重炮猛烈攻击中国海军,致使中方数艘舰艇被击沉,中法福建战场正式开战。

八月二十六日,清廷颁发上谕,谴责法国“横索无名兵费,恣意要求先启兵端,令陆路各军迅速出兵,沿海各地严防法军侵入。”朝廷快马急调周作雨率兵援闽,周作雨留妻子在广东协助守营,丁桂兰坚决不干,把孩子留在家中,自己与丈夫同行,于是夫妇二人率广东兵两万星夜驰援。八月二十八日,在一次与法军陆战中,周作雨亲自开炮与法军激战,给侵略军以沉重打击。又一次与法军激战中,敌人依仗优势的洋枪洋炮火力攻击我军,周作雨、丁桂兰急率军从两翼冲进敌阵,把法军截成数段,正砍杀间,忽然一颗炮弹在附近爆炸,周作雨身中数弹片负伤倒地,简单包扎后,又起立指挥把敌军砍败击溃。光绪帝称周作雨为抗法英雄,下旨擢升周作雨从一品勋级,赐一品麒麟补服。再赐黄马褂一件。中法战争结束后,周作雨仍回广东任职。

光绪十四年(1888),周作雨因连年督训军队和不断下海亲自巡海,劳累过度,又因旧伤口不断为海水所浸感染化脓,高烧不退,卒于任所,享年四十二岁。丁桂兰与孩子们痛不欲生,后光绪帝念作雨对国家忠贞不渝,抗法有功,亡于任上,特下旨厚葬周作雨,并追封周作雨为一品勋级,封其夫人丁桂兰为一品诰命夫人。又派朝廷大员一行与广东兵一营与周的夫人丁桂兰及其孩子共同扶柩归葬于焦陂镇柳沟集故里。丁桂兰于1951年98岁时病逝,其孙周振远介绍,听他父辈说,祖母丁桂兰七十多岁时还经常盘马弯弓,率乡民子弟习练刀枪,护寨护家(民国时代,周家住柳沟清平寨内,防匪防盗)。1972年,建柳沟公社围墙时,周作雨夫妇遗冢被掘出,尸体上的一品顶戴、双眼花翎、一品麒麟补服仍完好。丁桂兰的一品诰命凤冠服饰等完好无损,见风后即褪变了颜色,很快风化腐烂。其孙女周振芳、孙子周振远将其迁葬到柳沟岸边。让民族英雄的爷爷奶奶长眠在碧水长流的柳树沟旁。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