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文萃

名将之星孙超群

来源:阜南县纪检监察网站     作者:宣传部     发布时间:2021-12-31 09:25 分享

1906年9月,天气晴朗,艳阳高照,今阜南县鹿城镇白果孙庄村,农民孙贯斗的家中生了一个男孩,他的第一声洪亮的啼哭打破了这个小小村落的宁静。孙贯斗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超群,就是希望他将来可以超出群类,超出一般,光宗耀祖,走出阜南,名扬全国。

孙超群,从懂事起就整天看到爹娘拼命地劳作,那时人口都少,他家粗有土地10亩,草房3间。有一天,劳作的孙贯斗却不小心摔断腰椎骨,以至终生残废,长期瘫痪。这么一来,田里、家里的所有农活都压在孙超群的母亲身上。她就没日没夜地长年操劳,劳累过度,致使身体多病。

孙超群的父亲和他母亲生养了五个孩子,他是家里的长子,他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孙起群从幼年起,就体味到生活的艰辛和无奈。

家境虽然贫寒,孙超群的母亲仍信守“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的古训,宁愿忍饥受饿也坚决让长子读书。他九岁时,跟随本乡先生赵从龙念私塾,习读《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等启蒙教材。三年后,由于生活所迫,被迫辍学归田,在家参加劳动。

1926年冬的一天,劣绅孙贯云带着打手到孙超群家催逼租子,他家贫如洗,缴不出东西。孙贯云就对已经残废的孙贯斗拳打脚踢,打得孙贯斗遍体鳞伤,躺卧床上20余日不能动弹。孙超群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压迫和欺凌,怀着满腔的怒火离开了家乡,步行到河南信阳投奔了粤系北伐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当兵。 1929年8月,在闽西上杭与红军作战中,他忽然发现红军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真正革命军,于是与另两人一块携枪跑到红军队伍里,任红四军三纵队第七支队第十九大队一班战士,从此,孙超群加入红军部队。

瑞金时期的中央警卫师长

1930年春,孙超群在中国工农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闽西分校)当通讯员,他边工作边学习,开始以共产主义思想教育,阶级觉悟和革命思想都有了很大提高,增强了信念,鼓舞了斗志。他经常冒着生命的危险送信,多次出色地完成任务,受到谭西林等领导同志的表扬,被提升为通讯班长。8月被调到红二十六军军部工作,任通讯排长,经军事参谋李健军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9月,被调入红六军的第二旅为战士、班长、排长,12月蒋介石调动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围剿井岗山苏区,二旅罗炳辉旅长正确执行了毛泽东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指挥所部将敌主力引诱到龙冈地区,孙超群排在全旅的最后,奉命边打边撤,刚撤出埋伏地段,埋伏在两边山林中的红军部队冲下山来,把敌人载成数段,一举歼灭国民党军第十八师9000余人,粟裕旅活捉十八师长张辉赞。孙超群第一次参加反围剿的第一次大战,日记中记载,打的痛快,知道只有跟着毛泽东就能打胜仗。

1931年春孙被编入临时护卫连,孙任排长,带一班人护送左权同志到红四军部,任务完成后留在江西军区永丰县独立营工作。

1931年初,孙超群任永丰独立营二连任副连长、指导员,参加了第二、三次反“围剿”战斗,1931年7月,永丰独立营改编为独立第二师十四团,孙超群任团政治委员兼总支书记,同时兼永丰县委书记,孙任永丰县委书记只几个月时间,做了几件大事,一是组织农民发展生产,打土豪分田地;二是扩红,动员了约4000余名青年参加红军;三是组织民兵农忙种田农闲操练,保卫根据地,受到毛泽东同志的好评。

1932年春,任江西军区独立第五师第二团政治委员。不久部队调到万大县,坚持对敌斗争,配合主力部队巩固和扩大苏区根据地。

1932年秋,部队整编,孙超群调到赣南独立第四师任师长。这年10月,该师编入红二十二军,军长罗炳辉,直属一方面军领导,该军辖六十四、六十六两个师,孙超群任六十四师师长,参加了红一方面军向闽西北地区的作战行动。

1933年春,他到瑞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任该期(第四期)军事团营长,负责学员的训练,团长张经武,团政治委员何长工,该期着重于军事训练,同年夏孙超群被调到教导团任团长,不久,教导团与工人师合编为中央警卫师,1933年8月,孙超群被提拔为红一方面军中央警卫师代理师长。9月,国民党对中央红军进行了第五次“围剿”,孙超群奉命带两个团开往赣东北,配合四方面军主力进行反“围剿”战斗,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全面否定和排挤了毛泽东制定的战略方针和作战原则,反“围剿”斗争失败,红军被迫突围长征,长征途中孙超群任红八军团第二十三师师长。率部参加了湘江大战,过乌江、金沙江、大渡河等战斗。

1935年9月,一四方面军长征会师后,孙超群被统编入红四方面军任总部通讯营长,12月调回红三军团司令部任作战参谋,同时冬任红四方面军党校教员、教务主任。后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党校教务主任。

1937年初,入红军大学第二期学习,同时夏任陕北红军独立第二师副师长。

抗战时期的晋绥军区司令员

1937年初,孙超群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学习中国革命史和红军政治思想工作,他的理论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高。

1937年抗日战争暴发后,孙超群被编入一二0师三五九旅任工兵营副营长。12月,工兵营改编为警备第六团,东渡黄河,奔赴晋北对日作战,他任副团长。为了抗日爱国统一战线的需要,和抗战军队统一等级制度的需要,团长王兆湘被授予上校军衔,孙超群被授予中校副团长军衔,每月发4元津贴。

1938年春,整编后的警六团在孙超群等领导下,按照师长贺龙同志指示,迅速开赴偏关,继而东进出击,取右玉、袭左云、北进绥南,参与了开辟绥南和雁北抗日根据地,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后进出长城内外,三上大青山,五返晋中吕梁,抑制了日军西进的通道平绥铁路线,多次重创了日军。

 1939年10月,孙超群调任八路军一二零师暨晋西北军区决死第四纵队(山西新军一部)副司令员。山西新军名义上是阎锡山的军队,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主要活动于山西中部和兴县雁北地区。1939年12月10日左右,孙超群在党的领导下,参与指挥了及时扣压逮捕了企图随时进攻四纵队的反动顽固军官,以应对顽固军的忽然进攻。1939年12月12日夜全军行动,孙超群与政委雷任民等奉命率三十五团、十九团分别逮捕交城逯家岩独七旅和交城古交镇关头二0三旅两个旅部的国民党顽固军官。二十团、三十四团在十九团、三十五团的协助下逮捕了本团内部的顽固军官,一举又逮捕了二十园、二十四团和两个旅部以及随营学校的顽固军官,取得了决死四纵队反顽斗争的完全胜利。被蒋介石、阎西山称为十二月事变。

在百团大战中,孙超群率部队与公路和铁路两侧的游击队、武工队配合,挖公路、设障碍、扒铁轨,很快使这两条线路运输中断。他沉着指挥,顽强作战,袭击了文水县城和开栅镇等敌人据点,击毙日伪军200多人,同时配合工卫旅完成了武装护粮任务,其中一次护粮120余马车。

1941年孙超群被任命为第四纵队军政委员会成员、八路军一二0师暨晋绥军区独立第一旅旅长兼第四军分区代司令员。

1942年10月,晋绥军区命令取消决死四纵队番号,将期改编为晋绥军区第六军分区部队,孙超群先任代理司令员,后为司令员。他带领部队在宁武、静乐、凉县、忻县一带,开展反“蚕食”斗争。他广泛地组织了民兵济南队和武工队,创造性地运用地道战、地雷战和麻雀战。他坚决执行了党中央和毛主席把敌人“挤出去”的指示,发动群众,组织民兵,带领部队围攻敌据点,消灭敌人,取得了反“蚕食”斗争的胜利。1945年4月至6月,作为晋绥军区代表团成员出席了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

解放战争时期的雁门军区司令员

1945年10月,孙超群调雁门军区任副司令员和军区党委委员。雁门军区是1945年9月由晋绥军区报经中央书记处批准成立的新的军区,司令员为吕正操(共和国开国上将),高克林任政治委员,许光达为副司令员(共和国开国大将),孙超群为副司令员(开国少将)兼六分区司令员和党委副书记,梁任芥任政委兼书记,下辖第十九、二十、三十五团和独立营以及游击队和地方部队共约一万两千人,1946年6月内战暴发后,六分区配合主力作战,参加了著名的晋北战役。11月中央军委决定撤销雁门军区,其所辖第二、六军分区归晋绥军区直接领导。

解放战争期间,孙超群于1946年7月30日,率领晋绥六分区部队在小豆罗战斗中消灭敌三十九师大部,配合主力部队攻克了忻州。

1947年7月31日,陕甘宁野战部队改编为西北野战军,下辖八个纵队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司令员贺龙、政委习仲勋兼,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兼,下辖十个军分区,第六军分区司令员兼副书记仍为孙超群。孙指挥部队参加了保卫延安的战役。

1948年6月,孙超群被任命为晋绥军区指挥员,率部参加了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徐向前司令员指挥的晋中战役,我军参加第八纵队、第十三纵队,太岳、吕梁、晋绥、晋中等四信军分区共约八万人,历时一月,共歼灭阎锡山晋军正规军七万余人,非正规军三万余人,俘敌将官十六人,击毙敌师长以上九人,击落敌机三架,缴获各种火炮三千七百余门,步机枪三万余支,解放县城15座,孙超群直接指挥的部队解放县城4座,歼敌八千余人,全军为进一步夺取太原,解放山西全境创造了条件。

1948年10月,晋绥六分区部队改编为晋绥军区第七纵队独立十二旅,孙超群任旅长。10月11日,他指挥十二旅强攻太原城外围之的坚固据点牛驼寨,牛驼寨战斗是太原战役中的一次重要战斗,当年10月16日夜,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在晋中军区一部配合下,向太原国民党第六十八师和第十总队主力固守的太原城东山制高点牛驼寨阵地发起攻击,至18日我七纵孙超群副司令员率独十二旅与兄弟部队相继攻占了牛驼寨三个碉堡,国民党第三十军和第十总队实施反击,我七纵予国民党军重大杀伤后,于21日主动撤离牛驼寨。26日七纵独十二旅在孙超群指挥下,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再次向牛驼寨发起进攻,至31日攻占敌军第七、第十号碉堡及炮兵阵地。11月1日国民党集中兵力,向十号碉堡反扑,孙超群指挥独十二旅兼守阵地,连续打退国民党军十三次冲击,掩护七纵各部乘胜攻占了一、二、三、四、八、九号碉堡。此战孙超群头部和肩部等三处负伤不下火线。11月9日十二旅在炮火掩护下又攻占了最后五、六号碉堡,13日七纵全歼牛驼寨守地,占领太原外围军事要地。太原战役胜利后,孙超群调任西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奔赴西北战场。

1949年1月,中央军委将西北野战军改称为第一野战军,孙超群任第二兵团第四军副军长,1949年2月二兵团和第四军参加了扶郿战役。扶郿战役从1949年7月10日至14日,是我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在扶风、郿县地区对西安败退的国民党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残部进行的一次大进攻作战。7月12日拂晓,被包围的国民党第三十八、第六十五军,全力向西突围,企图经罗局镇撤向宝鸡,我第二兵团第四军在副军长孙超群的前沿指挥下顽强阻击,连续打退国民党军10余次轮番攻击;我第三、第六军在相继攻克扶风县城和午井镇、高王寺诸要点后,即向罗局镇地区国民党军侧后攻击,至12日中午,国民党军三个军被压缩在午井镇以西,罗局镇以东,高王寺以南的渭河滩上,是日15时,一野对国民党军发起总攻,激战至20时,全歼国民党军4个军4.4万人。孙超群率第四军主力在前线阻击有功,打的顽强,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高度赞扬。

1949年9月,孙超群调任第七军副军长,部队在周士第司令员的率领下,从秦岭向西南猛扑,紧盯着胡宗南部队穷追猛打,连续解放了汉中、广元、剑阁、绵阳等40多座县城。

建国后任工程兵副司令员

1950年6月,孙超群被调回甘肃天水军分区任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50年11月,调回北京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副校长、党委委员。

1952年7月,孙超群调任防空高射炮兵学校校长,年底经徐向前、粟裕、王树声共同推荐升任华北防空军区司令员。防空军是解放军新建的兵种,基础薄弱,任务艰巨,他亲自到华北各地,进行实地勘察,研究制定华北地区,特别是北京、天津市和国防工程基地的防空措施,付出了大量心血,取得重大成绩,受到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好评,使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迅速展开,使华北防空军逐步发展壮大。

1954年春,孙超群被批准休假十日,回阜南探亲,孙与夫人杜克卿和警卫员小陶一行三人穿便装,由县城徒步回到白果孙庄村,县委书记何焕文听说将军返乡,与乡民一样,吃红叶子汤,及时批给救济粮小麦一百斤,并亲自带县政府一班人送去和看望将军一家,孙超群说啥都没有要,还是自己花钱到街上买了粗粮,帮助家庭度过春荒,孙教育亲属遵纪守法,孙一生都没有利用将军身份为家庭谋过任何利益。

1955年9月,孙超群被授予少将军衔,同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是全军十二名同时被授予三枚勋章的少将之一。

1960年9月,经毛主席提议孙超群调任军委工程兵司令部副司令员兼工程兵学院院长。重点负责全国的南京、徐州、沈阳等多家工程兵学院的建设发展,以及向高科技目标迈进教科研究工作,取得重大成就。

1967年5月25日,孙超群因长期为党为人民工作,积劳成疾,经多方医治无效,不幸逝世,终年61岁。

淮河之滨出将星,沙场百战建奇功。

一代风流孙超群,乡人华章颂英雄。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